【季熏】元宵

 @五端    摊手。

(我错了我刚刚第一反应艾特了主lo,emmmmm,每次艾特你都会不小心艾特两次,太犯蠢了_(:з」∠)_)

 

电视剧《他来了,请闭眼》李熏然&电视剧《如果蜗牛有爱情》季白。

 

短小,复健,笔力掉落马里亚纳海沟。

 

走《紧急联系人》背景,简单来讲就是季熏早就相识,熏然出事后季白第一时间飞美国,并(这一段就没写进《紧急》了)直接表了个白,紧接着火速搞定熏然的爸妈的故事。

 

因为是今年年初(????)双锦点的梗,所以是元宵节,本来想拖到下一个元宵_(:з」∠)_ 但,emmmmm,有人说我不写点梗她是绝不会写邪教的,so=_=

 


 

——————————————————

 


 

“……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

 

也不知道客厅沙发上的手机不厌其烦地唱了多久,一只指节分明的湿漉漉的手把它捞了起来,划拉几下,艰难地划开了接听键:“三哥!”

 

“熏然,元宵节快乐。”电话那头的季白低低地笑起来,虽是有些嗔怪,口气里并没有半分不耐的样子,“你再不接我就打算挂了。在干嘛呢?”

 

“元宵快乐!刚刚帮我妈包汤圆呢,满手的粉,洗了手才来听的电话。”

 

“……芝麻馅?红豆汤?”

 

“三哥你怎么知道!”李熏然转念一想,自己有什么喜好是季白记不住的?他平日不是话多的人,写起信却格外唠叨矫情,尤其和季白通信的时候他还在读书,没脑子的傻小子一个,只怕什么都说了去了。那头的季白又开始笑,他赶紧转移话题,“你那边呢?还在局里呢。”一早就听到姚檬和赵寒的大嗓门,偶尔乱入一两句色厉内荏的“姚檬你别闹我”,不是那只小蜗牛又是谁?

 

“嗯……逢年过节的,咱们这行你也知道,待命呗。”季白的话音里穿插了细细的咀嚼,“不过也不嫌无聊,许栩他们买了脆皮汤圆和调糕藕粉,藕粉浇了玫瑰酱,还不错。”

 

“脆皮汤圆!藕粉!玫瑰酱!”光是李熏然这几句羡慕的口气,季白面前就浮现出一只小松鼠,腮帮子一鼓一鼓的。他无端端乐呵起来,“等我向当地人学学,回头做给你吃。”

 

“好!”

 

“……”季白忽然想起些别的什么,温声叮嘱,“出去玩儿可以,别玩太疯。别一贪吃贪玩的忘了吃药。”这人自打认识以来,十年出头了就没让他省过心,总是仗着身子骨好,有点什么小毛病也不肯吃药,偶尔感冒发烧,训练也不请假,只说是多喝几杯水就好。

 

“放心吧三哥,”李熏然难得的没嫌他啰嗦,态度很是端正,说明这小半年思想觉悟有所提高,“记得的,有按时吃药,也没什么事。”

 


 

这是李熏然从美国回来以后,过的第一个元宵节。那时季白在美国陪了李熏然半个月,李熏然还没能出院,他就不得不先回霖市。他太忙了,脚底下抹不开,半个月已经是极限。两人只好有事没事通个电话,一般也聊不了多久。

 


 

……有些想你了。

 


 

熏然妈妈把汤圆下了锅,总算从厨房短暂脱身,走到玄关的时候,偏偏被一个温热的东西碰了下额头,软趴趴的,倒也不疼。

 

“这什么呀……然然?”李熏然从沙发里抬起头,他妈拎着个双锦鲤的大红纸灯笼,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怎么又把这个翻出来啦,还挂在头顶上,害我撞了一下,多大了还学人家小孩子玩灯笼……”

 

“妈妈妈妈妈,这个还我还我……”在熏然妈妈越看越觉得碍眼之前,李熏然成功把纸灯笼抢救过来,左右看看,干脆拿了个空的琉璃瓶子搁在电视柜上,把灯笼的挑棍往里一插——完工。一对锦鲤稳稳当当地垂下来,背后是一片粼粼波色。

 

“……真是,像什么话……”熏然妈妈无奈,切了一口,笑着揉揉儿子头上几根呆毛。分明是个孩子,且由得他去。

 


 

李熏然鼓捣完这些,才想起手机被自己随手丢在茶几上。捡起来一看,果然还没挂断。

 

“三哥,我刚刚……”

 

“多大了还学人家小孩子玩灯笼?”

 

“……”

 

“嗯?然然?”

 

“……不许这么叫!”李熏然气急败坏,“灯笼怎么了,啊,古时候上元节满城的花灯,那小情人都是上元节出来约会的你懂不懂?”

 

他说完,两个人默契地同时想起那句词来。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不禁心里都漏了一拍。

 

“熏然,古代人游花灯,还要猜灯谜。”还是季白先开口,“三哥出个谜给你。”

 

“嗯。”

 

“疏星斜月挂低天。打一个字,是什么?”

 

李熏然思索片刻便有了答案,老脸一红,庆幸隔着电话那人看不见。“不知道!”他硬梆梆地答道。

 

季白便知道他是猜出来了,大笑,“咱们然然真是聪明。”

 

“滚。”

 


 

不多时汤圆浮浮沉沉的便都熟了,熏然爸爸也正巧这时候回的家。熏然开了门,手机也没搁下,“爸,回来得挺早。”

 

“嗯,被几个小辈赶回来过节,说他们守着,出不了岔子。”熏然爸爸边拖鞋边皱起眉训人,很有几分局长大人的威严,“小孩子别打那么多电话,辐射。”熏然早跑到餐桌边上试吃汤圆了,闻言回过头,边吸溜着气边含糊地答话,“是三哥。呼……好烫!”他咬破了汤圆,裹在里面没得到散热的芝麻淌出来,烫得他差点摔了手里的勺子,“烫烫烫烫烫!……嗯……好吃!爸,你洗完手快过来尝尝。”

 

季白也不挂,边听边笑。年关多事,他很久没有一天之内笑得这样多、这样轻松。“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喏,记得帮我问咱爸妈好。”

 

“滚!谁是你爸妈。”

 

“你爸妈不就是我爸妈?德行!”

 

李熏然翻了个白眼。季三儿你别太嘚瑟。

 

心里头其实还挺得意。

 


 

其实像这样,李熏然就很知足了。虽然一时半会没法归队,可是能和爸妈一起,齐齐整整地吃顿饭,手机里头是三哥的盒盒盒盒盒,他想要的都到齐了,真真切切就摆在触手可得的地方。

 

所谓劫后余生。他算是有福气的。

 


 

砰。

 

李熏然扭头看着窗外,对面高层的天台有人在放烟花,红的绿的紫的,各种颜色都有。

 

“熏然,你那边什么声音?”

 

李熏然听出了季白骤然的紧张,掩都掩不住,又是好笑又是心酸。“没事三哥,对面放烟花呢。”

 

“很好看。”他补充道。

 

“嗯。”季白也往窗外探出头。几公里外的孔雀坊正在举行庙会,别说烟花,牛喷火都有。热闹也传不到公安局来,他只能像这样待在窗口,就着安静的风抽根烟,看看一轮满月、万家灯火。

 

不过听着熏然的声音,哪怕是无言时的呼吸,他竟不觉得寂寞。

 


 

这一刻的平静和完满,对他们都太珍贵也太奢侈了。

 

或许下一秒,血色就又会弄脏霖市的某个角落,季白又得带着兄弟们出警,豁出命去赌正义能再赢一次;

 

或许今天晚上,噩梦又要爬上李熏然的床头,半夜醒来,揉揉无泪可落的干涸眼眶,他得用尽全身力气,才堪堪能抵御活下去的疲倦和绝望。

 

可是这一刻,这一刻,月亮正圆,汤圆正甜,烟花还未冷,手机壳也发烫。那么有情的人儿,也还是愿意牵着手再走一段,撑着多走一段,充满眷恋地,饱含希望地。

 


 

END.

 


 

——————————————————

 


 

季白在我眼里一直是浪漫的人,但其实熏然也是。在我看来他并不是孩子气,而是有种比季白更复杂的浪漫,又少年气,又很老派。你看他设的(好吧我强行设的)铃声,《潇洒走一回》,他是那样老派地浪漫着的人。

 


 

《潇洒走一回》也是我给他们的祝愿。

 

我拿青春赌明天,你用真情换此生。

 

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何不潇洒走一回。

 


 

灯谜来自百度,作者未知,非常抱歉挪为私用。谜底是一个“然”字。

 


 

顺颂时祺。

 


 

9.9

 


评论(13)
热度(39)
  1. 闭关躺平只剩清净ech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五端
    哈哈哈哈哈收到了去年生日的贺文!开心!echo小天使超级棒,好温馨好温馨啊,写的我想下楼煮个汤圆吃(...

© ech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