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告一则

赵云澜一颗心直往下沉,嘴上反而越发没遮拦地调戏:“媳妇儿,你盯着你老公盯了几千年,这会儿反而认不出了?”

话音未落,沈巍手中黑雾凝聚,化出斩魂刀,正对着赵云澜一刀劈了下来。

赵云澜闪身躲到墙角,眼见床尾接着地板崩开一道深壑:“沈巍!”

“不管你是谁,都不该拿他诓我,更不该冒充他。”沈巍刚刚苏醒,这一挥刀就花了他大半的气力,不得不一手撑着床沿,堪堪稳住身形,“第一件你就该死;第二件,你百死莫赎。”


新文《焉识》(灵感来自一部电影,大家猜猜)(应该挺好猜……),承接《镇魂》正文的一点狗尾续貂,小短篇一发完,保he。如果写得完,元旦之前会发;如果坑了,我就把这条删掉hhh

【镇魂】弱水

一切走书版设定。

预警:沈巍不是沈巍,赵云澜不是赵云澜。

ooc相当严重,我的锅。


夹带重大私货。


想做一点考据来的,没派上用场,查了的没写,写了的没查,毫不负责全凭记忆。如果有硬伤请一定评论告诉我,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一)


老容最后一次见到成安,是在1948年的平安夜。


成安叩开弄堂里窄小的木门,闪身进了院子。他从大衣口袋里,摸出一个冷冰冰的苹果,往老容的手里一抛:“平安夜平安果,容叔,今年也要平安。”

“我一个老头子,过不惯这些洋玩意,你费这心思干什么。”老容这...

【BBS AU||H2OVanoss】凋零恋人||爱的亡徒

挖坟,随性转发。

你总说我的文字凉凉的,你的才是,冰冰凉凉,像是腻在发丝儿里、的确良的领子里、鞋垫儿里的雨水,让人发颤,想甩又甩不掉,最后放弃挣扎,冻出一点自我处决似的痛快。我以前用一个什么歌名形容来着?穿心箭。

不知道为什么,始终最爱这一首 Demolition Lovers。你晓得我听歌听的大多比较温和,但是对这一首有种百听不厌的中毒似的迷恋。

不艾特,你看得看不到随缘。但是要表白。爱你。

7.31

朽沐:

【BBS AU||H2OVanoss】Demolition Lovers||Outlaws of Love

  

*Banana Bus...

对不起,《覆篑》要坑啦要坑啦

实在很抱歉。虽然我一早说了,随时弃坑,但还是觉得非常非常抱歉。

一方面是因为有很多要努力的事情,另一方面,可能因为激情产出的时间过去了,真的就写不动了。非但写不动,而且看自己写过的东西索然无味,几乎想全删除清空了痛快。

还是觉得告诉大家一声比较好。

其实已经有三次元的朋友跟我说,从来没想过我能写这么多,我确实不是有时间和耐性一直搞一个故事的人。

然后,大概跟大家讲一下后面发生的事情吧,以及一点点写过的小片段。


(一)后续的大概

大概就是,春猎过后,萧歆生了场小病,所以萧元时就接着管着政事。后来萧歆病好了,也一直是这样子,他有知情权和最终决定权,但大小事情都是元时直接操持。

当...

【风起长林】【萧元时中心】覆篑

萧元时重生至金陵疫灾之后。

OOC都属于我。

平流死水,随时弃坑。


前文见tag。


萧元时只在对话里活了三秒的一章。文笔真的死透了,没气了,复健不了。

不知道老莱阳王有没有名字,瞎起了一个。


(十一)


“元启,你的骑射功夫比从前又好了。”

萧平旌与萧元启并肩策马,从林中缓缓踱出。一天的骑射,两人都有些收获。萧元启猎到的多是飞禽,虽然体格都不算大,但比起他前几年的表现,明显进益许多,弓拉得开、准头也好。

萧平旌啧啧称奇,“元启你肯定是找了个好师父,回头啊,带我偷偷学点艺呗。”

萧元启便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抿嘴笑了,有点紧张的样子。“平旌,你又拿我开玩...

随便讲点有关无关《覆篑》的事情

(零)

不知道啥时候删。想删就删。真情实感。当作混更。

(一)

我小的时候,和表姐还有其他小伙伴玩角色扮演。我相信很多人都玩过。有些时候会扮古代的人物,我们自己做道具,我还记得自己用卡纸剪出来一把软塌塌的小匕首。

那时候最受欢迎的道具,一个是尚方宝剑,一个是免死金牌。

一开始是因为做得好看。尚方宝剑是我唯一一把玩具剑;免死金牌是自己用金色的卡纸做的,舅舅书法特别厉害,帮我们题了四个大大的字。

玩过几轮,大家都知道了,只要拿了这两样,就可以为所欲为而毫发无伤。我最早学会说“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就是那时候,看着拿了免死金牌的“将军”对着“皇帝”据理力争,说你不能杀我。

但是这个为所欲...

【风起长林】【萧元时中心】覆篑

萧元时重生至金陵疫灾之后。

OOC都属于我。

平流死水,随时弃坑。


前文见tag。


过渡章。文笔已死,复健中。


(十)


太子苏醒并飞速地好转这件事,最头疼的莫过于礼部。原以为长林王代替太子参与年终尾祭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没想到太子竟然好起来了……老天作证,这话绝对没有诅咒太子的意思,但毕竟整个尾祭的流程要从头拟过了。好在这也不是这位太子殿下第一年站在梁帝身侧祭天了,去年的方案拿出来改改,还是能用的。

除了礼部,内廷司也忙成了一锅粥。年末本就是最忙的时候了,荀皇后偏偏在这时候颁下旨意,在年节之前,一定要让太子迁回东宫。其实距离大火也过了大半年了,东宫损坏的...

【风起长林】【萧元时中心】覆篑

萧元时重生至金陵疫灾之后。

OOC都属于我。

平流死水,随时弃坑。


前文见tag。


大型狗血ooc现场。真的。


(九)


萧元时醒的那日,金陵城下了入冬后的第一场雪。

除了梁帝和荀皇后,几乎没有人还对萧元时的苏醒抱有希望。他已经低烧不醒一月有余,脉象沉滞迟缓,太医署却没有一个人诊得出具体的病因。甚至已经有大臣开始秘密商讨,太子薨逝后,再隔多久上疏请立新储为宜,应当请立皇次子萧元嘉还是皇三子萧元佑。暗流在看似平如死水的大梁朝局下涌动。

那日清晨,沈俨照例检查了一遍萧元时许久不穿的朝服,然后同往常一样,折了一小枝梅花,蹑手蹑脚地溜进内殿,将花枝搁在了萧元时...

【风起长林】【萧元时中心】覆篑

萧元时重生至金陵疫灾之后。

OOC都属于我。

平流死水,随时弃坑。


前文见tag。


(八)


次日是个晴天。

然而宫里却再次陷入愁云惨雾——太子萧元时再次病倒了,陷入了低烧和梦靥。太医署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光是太医令唐知禹就被连召三次。他得了消息大惊失色,因担心这疫症还有意想不到的反复,放下药方药材的整合事宜匆忙入宫,为太子再三诊脉,却发现并非疫症复发,倒像是忧愁恐惧太甚、思虑过重,以至耗神虚体。

荀皇后煎心衔泪,她的元时不过十二岁,能有什么忧愁恐惧之事,可见不但泰清宫的下人不尽心服侍,连太医也学会敷衍应对了。盛怒之下,就要下令把泰清宫和太医署的人全砍了;幸...

关于《覆篑》进度总结

是的本宝宝就是如此拖沓,七个章节写二十四个时辰,肥肠有毒了ORZ

让我们看看元时宝宝都干了些啥:

第一天晚上:

(0)醒来;

(1)拜托荀后次日宣平旌;

(2)杀翠屏(掌事娘子);

(3)找到前世小帮手沈俨,让沈俨拿着令牌去找飞盏和林奚;

(4)飞盏当夜入宫,托付飞盏围捕濮阳缨&取回懿旨;

第二天白天:

(1)算好让林奚与平旌一同入宫,把墨桢花的信息传递给林奚,避免平旌被伤(虽然勉强只实现了一半);

(2)给庭生修书,提醒三月弯刀之事;

(3)翻医书,找把平章困在金陵的办法(这个我就没有明写了);

(4)借各部前朝和前前朝的旧档,做各种各样的功课(这个后面会提一...

【风起长林】【萧元时中心】覆篑

萧元时重生至金陵疫灾之后。

OOC都属于我。

平流死水,随时弃坑。


前文见tag。


(七)


荀飞盏第三次夜探泰清宫,已经完全轻车熟路了。萧元时依旧在看书,蹙着眉头揉着太阳穴,手里的册子从《三略》换成了兵部的旧档。荀飞盏近前他也恍然未觉。

荀飞盏站了片刻,实在无奈,只好轻声唤他。

“殿下。”

萧元时吓了一跳似的抬起头,又长长舒了口气,将书册随手搁下了。

“荀卿来了。”

这下吃了一惊的是荀飞盏,一日不见,萧元时的声音竟比第一夜还要虚浮沙哑。

“殿下刚刚好转,切记保重身体……”荀飞盏还想多说几句,又觉得僭越,加之他也不是口舌圆滑的人,只好讪讪地住了嘴,从...

关于《覆篑》荀家私设

荀家真的是很棒的荀家QAQ


荀家也是世家,但是在端肃帝萧选一朝特别明哲保身,家里没什么人入仕,都在下野搞哲学与文学创作……荀老爷子一开始的原配是世家小姐,特别聪明灵气(参见谢道韫),生了俩儿子;后来夫人去世了,过了两年荀老爷子又娶了一位世家的小姐,不过这位比较木讷,两人也没啥共同语言,就是相敬,生了一儿一女。

再后来荀老爷子就挂了,挂得还挺早,因为早年进行哲学与文学创作的时候吃五石散找灵感吃多了……再晚几年续弦也挂了,大概是这样。


荀家长子荀白凇,是东境的守将,和聂锋(或者卫峥,随意吧反正东境元帅)的关系大概是《风起》当中萧庭生和纪琛(EP4~5)的关系。就是从《琅琊榜》尾巴上那...

【风起长林】【萧元时中心】覆篑

萧元时重生至金陵疫灾之后。

OOC都属于我。

平流死水,随时弃坑。


前文见tag。


(六)


荀皇后已经几乎要忘记了自己曾颁过这么一道懿旨,如果不是荀飞盏前来拜见,手持这一卷熟悉的皂色帛书跪在她面前。

“飞盏……能否请娘娘解释一下?只要娘娘说,这是贼人伪造,飞盏就信。”

一旁的荀白水无奈地扶额长叹。自己这个妹妹,性情急躁,也不懂得瞻前顾后,竟然留下这么关键的证据……还好拿到东西的人是飞盏。

“飞盏啊,此事……”

“叔父,”青年执拗地抬起头,“侄儿不过是想要娘娘一句话。”

荀皇后一错不错地凝视着这个向来乖巧懂事的孩子,他小时候自己也曾抱过他、纵容他爬墙上...

【Guckkasten】이방인 异乡人

BGM:Guckkasten - 이방인 ( Electronic Ver. )

耳机单循,没框架没逻辑,凭感觉瞎xx乱写……

然鹅我甚至没好好读过歌词,我的锅orz

我对不起河小哥orz

 @朽木 擅自打了你的tag。

 

———————————————————————————————————————

 

他驻足抬头,在镜面的穹顶中看到自己模糊的倒影。隔着重霾,隐约如蜉蝣一般飘荡在巨大的灰色的钢铁森林中。

蜉蝣撼树,他忽然想到那个词。那是很久以前的人才会用的话语。

 

她捕捉到身后的辐射弱化...

【风起长林】【萧元时中心】覆篑

萧元时重生至金陵疫灾之后。

OOC都属于我。

平流死水,随时弃坑。


前文见tag。


(五)


济风堂内。

“我夜秦之所以亡国,皆是你大梁重兵封境之过!”

云娘子的话以国仇家恨之重,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黎老堂主念起当时出诊夜凌城的所见,心下惨然,伫立窗边不语,林奚给他递了杯茶。坚毅聪慧如萧平旌,也不免感到一阵仓皇和无措,萧平章将手搭在他肩上,他也恍若不觉。

他急急开口反驳:“若是当初不封住夜凌城,患者流窜,边境百姓就会遭逢大难。我长林军守护边境,保护大梁子民安全义不容辞,又何错之有?”

“呵,”云娘子冷笑,“又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一套吗?”

“……什么...

【风起长林】【萧元时中心】覆篑

萧元时重生至金陵疫灾之后。

OOC都属于我。

平流死水,随时弃坑。


前文见tag。


(四)


“云娘子被捕?”

濮阳缨眯起眼睛,手上挑逗玄螭的小竹棍顿了一顿。阶下的黑衣人深深低着头:“是。”

“是么……”濮阳缨眼底风云翻涌,终于没忍住在口中溢出些切齿的声音。“原本……行刺长林王府的公子,就是极其艰难之事,事败……也在意料之中。”

“不是这样的,首尊大人,”黑衣人脑袋在石地上磕出重重一响,“云娘子根本还未行事,谈何事败啊!属下亲眼看到林奚与她有说有笑地走到后巷,萧平旌从后用迷香偷袭,将云娘子放倒、扛回济风堂了。”

“还未行事就被发现了?”濮阳缨眼中难得地出...

【风起长林】【萧元时中心】覆篑

萧元时重生至金陵疫灾之后。

OOC都属于我。

平流死水,随时弃坑。


前文见tag。


(三)


天光熹微的时候,萧平旌刚好到重华门前。

虽是策马出门,但毕竟时辰太早,他便只是纵着马儿缓缓踱来,却没成想,远远竟见到宫门前另一个熟悉的身影,也是一人一骑。女孩子白衫蓝裙,一手牵着缰绳,一手握着一块令牌一样的东西,正在跟守卫的禁军讲着什么,一双眼睛因为迎着日光而微微眯起,显出点不常见的温驯柔和来。

还有几十步远,萧平旌翻身下马,蹬蹬蹬跑到女孩子面前。本来想直接挂到她身上的,不过看着有外人在,最后只是上手搂了一下马脖子:“林奚!这个时辰,你怎么到这来了,怎么不好好歇着?...

【风起长林】【萧元时中心】覆篑

萧元时重生至金陵疫灾之后。

OOC都属于我。

平流死水,随时弃坑。


前文见tag。


(二)


荀飞盏巡完夜的时候,已经将近子时了。作为禁军大统领,他有随时出入宫掖的权利,但一般日落之后他便不必再留在宫中;只是近日太多风雨,今夜又传来太子苏醒的消息,为防再生变故,他将亲自巡查的时间一加再加,这就忙到了三更。

转过一个弯再走几步,就是出宫的永泰门,却见一个年轻的宫奴候在角落里。那宫奴见他走近,便上前跪拜:“奴才见过荀大统领。”

“你是?”

“奴才是泰清宫的,太子殿下嘱咐奴才在此等候。”沈俨依旧跪着,低眉垂首的样子,“殿下说请大统领巡完夜,去一趟泰清宫,不要惊动...

【风起长林】【萧元时中心】覆篑

萧元时重生至金陵疫灾之后。

OOC都属于我。

平流死水,随时弃坑。


前文见tag。


(一)


太子苏醒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宫中。萧元时是这场战争的第一个幸存者,对于这座因为接连不断死人而显得暮气沉沉的宫城,无疑是令人振奋的。太医院的人全数集结到泰清宫,再三确认,太子殿下已无大碍,只要好好休养即可。

萧元时的精神恢复得很快,身上也有了力气,不用人喂,就能自己接过药碗喝药了。他靠在床头,不时接着荀皇后或是太医们的话说几句,眼看亥时近半,太医们也都告退,他便劝荀皇后也回正阳宫去。

荀皇后自然不肯,“那怎么行,母后今夜就在这里守着元时。”

萧元时略微歪着头,看着他的母...

关于《覆篑》

譬如平地,虽覆一篑,进,吾往也。

为故事取这样一个名字,是因为我觉得重生的萧元时是一个覆篑者。

居于高位日久,元时于聪明之外,更添了全局观念。他知道长林王府的悲剧,并不是他少发一道圣旨就完全避免得了的。倘若他的父亲能够活得久一些,又倘若萧平章一直在朝堂之中周旋,又或者他是一个更有主见和决断力的主君,那么事情或许会变得好很多。因此,若他重生一次,他不会重复上一世直到颁布那道圣旨的前夕,他会提前动作,努力保住萧平章和萧歆。

而这样一来,任务等级相当于从C变成了S++。

重生一次,并不是开了上帝视角金手指,萧元时就能为所欲为无往不利的。其一,他面临信息不充分的问题,比如他只知道萧平...

【风起长林】【萧元时中心】覆篑

 @朽木  情人节快乐。

(我个制杖居然把文章名字打错了orz于是公子又要被艾特一次……)


萧元时重生至金陵疫灾之后。

OOC都属于我。

平流死水,随时弃坑。


(楔子)


嘉泰十一年,深秋。


离京已久的长林王萧平旌,在宵禁前的最后一刻纵马跃入了金陵城。


宫墙之内处处弥漫着悲凉的气氛。宗亲大臣齐齐跪在长信殿的外殿,內监和侍女匆匆来去。长信殿的内殿中,只余下太子萧恪,在榻畔守着病入膏肓的梁帝萧元时。

就在片刻前,萧元时已当众宣布,薨逝之后传位于萧恪,但他随即屏退臣属,只...

【徐天堂→乐少锋】百年不合(普通话版)

老老实实说人话。(繁体字粤语版看这里

单箭头,OOC严重。夹带私货。

灵感来自Pakho《百年不合》。


和你分开一百年  捱到今生才遇见

拉扯着那根线  若切不断  才好好发展


(一)

覃欢喜死后,徐天堂去看过他。

洪英的新坐馆有心,把他和妻儿葬在一起。徐天堂去的那天,天气很冷,下着雨,倒正好将墓碑洗得干净。碑上的照片已经从姚珊珊换成了他们一家的合影,父母和宝宝都笑得很开心。照片真是好东西,为这家人圈出了一个单独的世界,在这...

【徐天堂→樂少鋒】百年不合

單箭頭,OOC非常嚴重。不說人話,夾帶私貨。

普通话版由此入

靈感來自Pakho《百年不合》。


和你分開一百年  捱過今生才遇見

拉扯著那根線  若切不斷  才好好發展


(壹)

覃歡喜死咗之後,徐天堂有去探過佢。

洪英嘅新坐館有心,將佢同埋妻兒葬喺一齊。徐天堂去個日,個天好凍,落咗雨,啱啱好將墓碑洗得乾淨。碑上張相已經從姚珊珊換作佢哋一家嘅合影,父母同BB都笑得好開心。相片真系好嘢,為呢家人圈出一個單獨嘅世界,喺呢個世界裡面,...

#30天推歌挑战

(来自赶不完ddl却依然闲庭信步的估计是弃疗了的本宝宝)

10.24

今晚见了 @小陳啊 主唱姐姐~(然鹅等到现在我才发现竟然没有合照!!!emmmmm)

主唱姐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从only一面之后一直没有机缘再见,其实only的时候也没有机会很深地聊过,那个时候主要沉浸于第一次面基的激动,而且时间也有限。

很开心今天一口气聊了四个多小时嘻嘻嘻(回头想想我太话痨了真是QwQ)。虽然怪抱歉的,一开始要带姐姐去一家火锅店然鹅它居然关门歇业了😂😂😂还好最后找了地方坐下来。姐姐真的……啊……姐姐就是姐姐~比我多吃的米饭(???)啊不,多活的年岁(?????不不不姐姐永远是16岁的姐姐),都是肥肠有价值的!觉得有种被开解和照亮了的感觉呢!

再约!!

10....

五端 文章集合:千般柔情,万般爱你

@五端

之前做倾城的目录,说要不是没空就把你首页全扒拉了……emmmm……你的首页最终没有逃过我的毒手……(我怎么那么喜欢做目录orz)


【季熏】低于海平面

正篇:1.1 1.2 1.3 1.4 1.5 

          2.1 2.2 2.3 2.4 2.5 ...


【王凯x时装男士】听,一首鲸歌

还挺喜欢这位作者吹凯凯的,转一发。孤陋寡闻太久,都不知道新访谈是何时出的,很惭愧。那么,祝他一切都好~

9.20

少女与枪:


居然写了一个多礼拜……果然是好久不吹都不熟练了(哭唧唧


虽然这么说,但也快4000字了……


——————————


嗯……杂志到手了,质量真好hhhh,想想说好了要写的,还是来写一下吧~


虽然我其实一直觉得“小羊驼”有点好笑,但这大半个月笑着笑着居然也习惯了。习惯之后居然觉得,嗯,还是好看的hhhhh


之前我说呢,王先生眼睛大,又圆,一有刘海就容易显嫩显软,对着镜头做出深沉的表情猛一看像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朋友,...

【诚季】《倾城》小目录

 @五端 因为你完结篇不打tag,扒拉以前几篇好麻烦了,随手拉个链接。

(你知道你上一次更《倾城》是五月吗科科)

【诚季】《倾城》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完结)

顺颂时祺。

9.18

【季熏】元宵

 @五端    摊手。

(我错了我刚刚第一反应艾特了主lo,emmmmm,每次艾特你都会不小心艾特两次,太犯蠢了_(:з」∠)_)


电视剧《他来了,请闭眼》李熏然&电视剧《如果蜗牛有爱情》季白。


短小,复健,笔力掉落马里亚纳海沟。


走《紧急联系人》背景,简单来讲就是季熏早就相识,熏然出事后季白第一时间飞美国,并(这一段就没写进《紧急》了)直接表了个白,紧接着火速搞定熏然的爸妈的故事。


因为是今年年初(????)双锦点的梗,所以是元宵节,本来想拖到下一个元宵_(:з...

从今天起对某位喜欢用繁体字发微博的先生转黑,我会尽量做到不再发布任何和他有关的图文。

但是,我也不敢保证一定不回踩,所以请所有对他尚且有情分的朋友们取关我吧,没法保证会不会膈应你们,我也不希望被喜欢他的人关注。

非常谢谢你们曾经支持过我,并且真的真的很抱歉,我没多少产出回馈过你们,还总是用这种惹人心烦的话来秀存在。

以前锁了的rps和没锁的大部分楼诚&衍生我删了,还有一些文评和表白,或者是写文给朋友的,到底没舍得删。如果设置成自己可见的过程中,不小心又艾特了一次,万望包涵。在你们取关或者拉黑之前,我还是觉得你们是我的好朋友,是难得隔着屏幕连着网线却能交心的人。

以上。顺颂时祺。...

© ech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