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又纷纷扬扬地下起来,落在他肩头,沾上她睫毛。她畏寒似的将头深深埋入他胸膛,脸上依稀有了十五六岁少女的稚气模样,像是他们二人初遇时候,她还只是若耶溪畔普通的浣纱女孩,不懂人心沉浮、机关算计,干净得就像那白雪。“我这辈子,不算太长,不算太短,可至少有过那样好的三年,每天都可以见到你,跟你说话,和你一起欢喜,或是难过。你说我是诗里‘婉如清扬’的女子,把那座小院子唤作‘清苑’,我心里听了,是很喜欢的,便是此后十三年里,每每想起来,也会很开心。”

她将一只手自他掌心抽离,费力地举起,顺着她手指的方向,青枫白檀之后,依稀有亭台楼阁,在雪中看不真切,却有如仙境。“其实夫差是待我很好的,我要的,他都会想尽办法拿来给我。你看这个姑苏台,是不是很好看?相比起来,你真是对我很不好。”话说出口时,仍是情人间嗔怪的甜蜜口吻,可气息已渐微弱,“可他对我有多好,我也不稀罕,他把天上星星摘给我,我都不稀罕。他又不是你。”

有晶莹泪珠自眼角长滑而下,她倦了似的闭上眼睛叹息:“少伯啊,我其实那样爱你。十三年来,我不曾一刻……”残缺的话语极轻极轻地搁下来,随即被风雪扯散。他微微低下头,怀中的女子安然睡去,面容平淡,已无半点声息。


复习间隙……我也忘了怎么忽然翻出以前的手稿来。纵使矫揉造作,如今却是连这样矫揉造作的文字也写不出了。想想总是惨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变成如今模样的。

6.2

评论(1)

© ech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