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好好学习的我……十一点多刷微博才发现自己错过了一整个世界……

哥哥为了拍广告(广告策划出来我叫你爸爸啊!),重新跳了十七岁那年的毕业汇演作品QAQ

我的蒲公英少年啊QAQ

不行了我就是要甩大号给你们看!!!

我的蒲公英少年啊QAQ


昨晚有视频流出,因为还没有官宣,很快被删除了……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只剩下满超话的截图。

但这也够了,也够了。

一个男孩子,离开舞蹈演员这个身份八年……仍然跳出了特别特别好的蒲公英QvQ 他在这八年里,一定没有间断过最基本的练习,可是他不止一次说自己最缺的就是睡眠,他……QAQ

原本以为这是一锅鸡汤,告诉我们,哪怕是久别的东西,只要心里常常记挂,总能捡回来;后来想想,不对,这是再现实不过的警钟——不要总是随随便便把“不忘初心”挂在嘴边,你要真的记得,要一直坚持,要真的真的一直用汗水咬牙坚持的,要不然,就没有资格说这句话。

我的小哥哥QAQ  我的小哥哥啊……


很多次我遥遥想象,哪天见到他,哪天有机会问他的话,可不可以问,“什么时候能再见你跳蒲公英呢?”我心里真的是很想问这句话……真的怀念着那个轻盈灵动、干净无忧的少年,很希望这支舞带他回到那些辛苦却单纯的日子。
可我又想,我一定不敢问,他那么忙碌,大概没办法像未红时一样,天天练两个钟,拍戏到半夜才回也照旧。万一他已经不练基本功了,再也不跳这样难的舞了,我不是惹他伤感、惹羊毛们伤感吗?

原来却是我小瞧了他。
小瞧了他。


上次在微博上看到一个舞蹈演出的盛况,很受他们圈里人瞩目。我觉得编舞和领舞(一人)的名字很熟悉,就去查了查,才想起他也是那届军艺舞蹈系出来的,当年一个跳舞比赛的当代舞(记得是当代舞,要不就是民族),他是第三名,哥哥是第一名,第二名空缺——对,因为第三名和第一名差距较大,第二名直接空缺了。

那个时候心里忽然梗得慌。我是个很相信因果的人,总是在想,他当年临毕业、都被南京军区抢着要走了,却决定去演新红;他可以去军区当文艺兵,做他最擅长的事情,却决定退伍去当演员……
到底值不值得?

今天知道,是值得的。
因为我们以为他所失去的,他其实还紧握;我们以为他所不应承受的,他视为当然。他还有更大的潜力,更大的野心。


加油,我的舞蹈少年;加油,我的演员小哥哥。


12.30

评论(12)
热度(5)

© ech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