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熏 | one day(短打)

感动到暴风哭泣!!今晚估计要通宵,所以偷偷地提前犒劳自己刷一把lo,看我刷出了啥!!

哎,亲爱的双锦,你本来可以微信我一声,要是我今晚没有上lo,可不是看不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感动到暴风哭泣!!

这才是季然啊~我爱的两个可以锐利强大为枪为剑的人,以真实柔软姿态彼此相爱~我可爱的双锦总是谦虚,可是其实她写起相爱的人,辣么辣么戳读者的心窝啊~

最心疼的是然然说不想再做梦,最想捂嘴笑的是嘘嘘说打扰了之后跑掉(嘘嘘你实话说你是不是看出来了!),叹口气又想微笑的是最后那个会过去。

总觉得然然身上还透着季白所少的少年气,啊这个感觉好戳我!

天呐双锦我爱你!!!比心!

因为还要看书就先不多说,以后再仔仔细细看然后修改的~

11.15

五端:

*然然恢复期的小故事 送给  @echo  

*谢谢之前小天使的提醒:然然很可爱 但他终究是一个优秀的坚强的刑警 傻白甜ooc都是我的锅 万分抱歉


2:37 A.M.

李熏然闭着眼躺着,肩膀的伤口愈合,有点痒,空气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他翻了个身,眯着眼看百叶窗漏进来的光落在墙上。或许是今晚的月色太好,又或许值班室忘记拉好窗帘。

睡意消散了些,他眨眨眼,盯着墙上那些亮白色的条带状的光斑,细细的,一条一条排列整齐。

李熏然想起在每一个现场拉起的黄色的警戒线,他掀起那些带子的时候,掌心总是有汗,说不清是紧张、兴奋还是难过。

百叶窗被风拨动,碰撞出些许声响,那些光斑晃动,像是迎风飘扬的绸带,又像是银白的游蛇。

他小时候怕蛇,看到那种滑溜溜的冷血动物吓得脸色惨白,现在不了,但季白和简瑶总是爱拿绳子逗他。

李熏然注意到还有些破碎的光落在墙根,碎银似的,很难察觉,但是他的观察力一向不错。

比如季白最近新换的袖扣,也是这一点光,金属色。

李熏然继续漫无边际的想着,竭力寻找一个恰当的比喻,可是他的大脑一团浆糊。他小小的打了个呵欠,睫毛梢上挂着一点水光。

他继续凝神盯着墙上的光,竭力阻止自己睡去。

他不想再做梦了。


7:23 A.M.

季白在去局里前绕道来看李熏然。

轻手轻脚的推开门,只见那孩子向内侧卧蜷着身子,拱得像只虾米,大半被子被挤到旁边,手里揪着一点被角,裤管被蹭的往上翻着,露出苍白的脚踝和一截细瘦的小腿。

睡得很不安稳的样子。

季白把保温盒放在床头,里面熬好的粥还烫,等李熏然醒来的时候应该是恰好入口的温度。

他附身帮李熏然拉好被子,拉过凳子坐下,他看看手表,根据早高峰交通状况盘算着自己应该还能再坐五分钟。

季白看着李熏然的睡颜,看他身体随着呼吸节奏小幅度的起伏着。

这孩子瘦了些,棱角反倒分明,眼下的青黑还没消下去,眉间挤着浅淡的褶皱。头发有段日子没有修剪,盖到了额头,微微打着卷。

季白知道他在做梦,虽然他从未和自己提起过这些。

李熏然不提,他自然也没有过问,只时不时询问医生李熏然的精神情况。

其实,医生或是身边人多少都暗示过,PTSD,还不是定论。可是又如何呢,季白想着,不是最坏的结果,总是会好起来的。

他相信他的,这就够了。


11:26 A.M.

简瑶来给李熏然送午饭,热腾腾的煲汤,俩个人半吃边聊,薄靳言站着像是在发呆。

“熏然,你是不是又失眠了?”简瑶心疼得看着李熏然眼下的青黑,“要不要医生给你开点安眠的药啊?”

“没事,没事,我白天也能睡嘛。”

李熏然笑笑,嘴角带着一点油光。

一上午算不上忙碌,季白午休时间绕过来看李熏然。一边削苹果,一边听小警官跟自己絮絮叨叨的。

李熏然看着季白递给自己的专门切成兔子形状的苹果,哭笑不得。

“三哥,我不是小孩,你没必要拿这个哄我……”

“好玩而已。”

这时候许诩推门进来,黑色的塑料文件夹送到季白眼前,“师父,报告写好了。”

季白这才想起来自己给许诩留的作业的死线是中午十二点半,赵寒追进来,一脸尴尬。

“三哥,这就是你徒弟啊?”

李熏然兴趣盎然,许诩偏头看他,乌溜溜的眼睛眨了眨,呆愣愣的表情忽然破了个口子。

“师父,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打扰你们!”

小姑娘抱着文件夹冲出房间,三个大男人面面相觑片刻就笑了起来。


15:03 P.M.

李熏然从午睡中醒来,少见的无梦,精神也好了些。

他揉揉眼,发现屋里有第二个人,许诩坐在角落里的椅子里,似乎是在看案例,旁边的椅子上放着一摞相同封皮的档案。

”我师父有事回局里了。“许诩看他醒了,就走过来坐在床头边的凳子上,开始削苹果,像模像样,”我在这里做案例分析。“

”他让你看着我?“

”就是想和你聊聊。“苹果皮断了一截落在地上,许诩歪歪头,”你最近在做梦。“

”你是学心理的吧?“

李熏然指挥许诩帮自己把床摇起来,抱着手臂打量这个瘦瘦小小的女孩。

”放心我不会告诉我师父的。“许诩一本正经,”虽然我知道他很担心你。“

苹果皮又断了一截,李熏然有点担心许诩会削到自己的手指。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内,李熏然一边听着许老师的PTSD大讲堂一边插科打诨,顺便吃掉了今天的第二个苹果,削成兔子形状,虽然看不太出来。

许诩走的时候,李熏然看上去轻松了不少,他叫住走到门口的小姑娘。

”其实,你不用把苹果削成兔子形状。“

”那不是兔子。“许诩指正,”那是狮子。“

李熏然失笑,还真像外星来的小怪物。


20:06 P.M.

季白赶完报告来到医院,李熏然给季白挪出一块地方,两个人躺在一起说话。

”你要是忙也不用总来看我。“

”没事,也不麻烦。“季白揉了一把李熏然的头发。

”哦对了,你那个徒弟不错。“李熏然偏头看季白,”挺有意思的。“

”外星来的小怪物当然有意思,就是慢得像蜗牛。“

一张床两个大男人肩并肩躺不下,季白侧身正好把李熏然圈进怀里,唇贴着他的额头。

”她跟你说什么了?“

”科普PTSD。“

季白一愣,李熏然笑笑,俏皮的眨眨眼。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他拉过季白的手,温热而干燥。又过了一会,季白叹了口气,吻了吻李熏然的额头。

”会过去的。“

”嗯,我知道。“

李熏然合上眼。


噩梦或是狼藉的生活,都会过去。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FIN.


评论(2)
热度(101)

© ech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