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警脑洞】上帝也管不住手痒的人

 @兩條鹹魚 

如题。

预警:没有cp。很正常的(?)文风进行着进行着会忽然跑出粤语的对白。


============================================


背景:

中国香港

人物:

季白(Bart Kwai):CIB(刑事情报科)卧底探员

李熏然(Ince Lee):ICAC(廉政公署)执行处调查主任

韦世乐(Happy):NB(毒品调查科)情报组高级督察

薛家强(爆seed):CIB(刑事情报科)卧底探员


============================================


季白枕着韦世乐的肩头,很费力地喘着粗气。大量的失血导致间断性的眩晕,季白觉得冷。不过也不是很糟糕,冷早已成了习惯。

韦世乐也冷。手背上,脖颈上,外套上,黏腻的血液迅速风干凝固,那些都不是他的。是季白的。他没想过一个人可以流这么多的血。韦世乐忽然有点慌,有点怕。

韦世乐是不怕死的,他也曾经几番经历生死一线。所以他没有想过,看着手足缓慢地经历死亡,自己竟然会控制不住这些久违的情绪。

恐惧。冰冷的,像不断干涸的血渍。

 

韦世乐想起老死薛家强。

 

三年前强仔死的时候,韦世乐不在。

他最后一次见到强仔,已经是在冰凉渗骨的太平间。他看着那张和自己无比肖像的脸,有点愣。他没反应过来应该痛心。他还陷于某种感官和理智相矛盾的麻木和惘然。耳边的同僚低低地叫他节哀,或是咬牙切齿地诉说强仔死得有几惨。

他充耳不闻。

那个和他同一届PST出来的、好到可以抽同一支烟的后生仔现在躺在这里,赤身裸体,伤痕累累,除了一席白布无可蔽体。

强仔是卧底。他很早就猜到了。强仔没有学坏,强仔是卧底。他从警校毕业以后,没穿过警服,就混进了洪英;他到死,也没有再穿过一天的警服。

强仔死了。没顶的悲恸和恨意同时袭来,他眼前一黑,几乎站不稳。

 

但是恐惧是缺席的。

 

曾经缺席的恐惧如今成了不速之客。

因为季白。

“Happy,你走。冲出去。”韦世乐不知道季白怎么会有这个本事,哪怕伤成这样,说话还是稳的。“你留在呢度,我哋都要死。”

韦世乐心里清楚,但是他做不到撇下手足自己走。更何况季白是卧底。

“快啲走,”季白一边从韦世乐身上挪开,一边快速地拉开风衣拉链,直接用牙咬开了里侧的夹层。

腹部的伤口还在流血。白T湿透了。

季白歪歪头,示意韦世乐取出夹层里的芯片:“我所掌握嘅,都系呢度。”他太累了,靠着柱子都坐不住,要往一边滑。不得已两手撑在背后:“我知你憎我。爆seed嘅事,非我本意。Sorry。”

韦世乐的手一顿。

他始终记得强仔是为了掩护“更有价值的”季白,才会不小心暴露的。他的确恨惨了季白。

但不是现在。

 

韦世乐忽然犯起倔。他弯下腰,就要把季白拉到自己背上。“Bart我背你走。”

被季白推开了。

反作用力让季白狠狠跌倒在地。季白很无所谓地笑了出来,有几分狷魅。韦世乐也常常那样笑。或许从前那么讨厌,也是因为发现对方和自己是太相像的人。

“傻仔。”

“以后自己小心啊,Happy。”

 

韦世乐几乎把一口牙都咬碎。守在各个楼梯口那些人的呼吸声,在这栋废弃厂楼里起伏。其实几不可闻,但他和季白都听得见。

他们都是猎犬,嗅得到危险的味道。

而季白身后五十米,Allen的尸体僵硬得像块石头。那曾经是洪英社里带货的一把好手。

他今天的确带不走季白。

 

他重新扶着季白靠着柱子坐好,然后转身,默默掏出了手枪。

袖子被抓住了。

韦世乐回头,看到季白笑了一下。很复杂的,看上去颇有些歉疚和遗憾的笑。

“ICAC嘅Ince系我细佬,佢年轻气盛,我唔放心,你可唔可以帮我睇住佢啲。”季白很少求人,更是从来没什么事要求韦世乐。即便是这样的险境,韦世乐也有一瞬的失神。

“Bart……”

“我知佢以前查过你,你唔好同佢计较。”季白的声音有些哑,有些飘了,他费力地仰着头,吸了口气,“唔该晒,Happy。”


============================================


都说了只是脑洞。

其实人物性格不太对。季白话不算多,外冷内热。而Happy是典型的话唠……

姑且假装生死关头大家都反常了吧……

评论(6)
热度(7)

© ech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