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不可说

 @与君共  大大的《不可说》写得太好太好了,所以冒昧地读了一小小段。

摘自《不可说》第五十章的一小部分,感觉自己读得太平淡了完全没有原文万分之一的好QAQ录音的时候背景有些杂音,以及最后结尾结束录音的键按得太急了,感觉断得很鬼畜啊QAQ这些都请大大包涵,毕竟第一次尝试QAQ

真的感觉没有读出对这篇文万分之一的喜爱QAQ

这篇文的每一章每一节我都特别喜欢,挑了这一节,只是私心。因为我太喜欢太喜欢那八个字。

【以沉默,还是以相守。】

听有声戳我(不过好像只有手机可以打开……)

读该章节原文戳我

全文在tag: 靖苏不可说

(真的是妙笔生花、笔下有烟霞,大家快去看啊快去看)

节选的片段在下面:

西凉武帝,武帝,是谁?

是那个他年少时光的所有与唯一,是那个初见时倨傲的立于下方不惊不惧的男孩,是后来入夜之时在药园里低声呜咽伏膝痛哭的少年,是十几年之前连告别都来不及便已消失的朋友,还是后来派来高手刺客刺杀他让他几欲致死的帝王。

是他深爱过的,永生难忘的,他的林殊么?

是林殊啊。

是他无数深夜千回百转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时在心中喃喃自语的那个名字,是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时他看着那人侧脸心中欢喜时念出的那个名字,是后来千山万水暮暮朝朝恨竟将要永生不见的刻入骨血的听都听不得,念都念不出的那个人的名字。

年少时萧景琰从不敢告诉林殊他有一个心悦之人,更不敢告诉林殊那人便是他唯一的朋友——平常百姓便罢,何苦生在帝王家。

他设想过无数以后他们的故事——你当为帝我当为王,共创盛世疆场一同马革裹尸,亦或是你我一生为友,二三妻妾,三五子女,常有通信互有往来,在这世上的某个角落一同活着或是死去。

他明白,林殊总是要回到西凉的,无论在越国三年五年或是十年八年,那人雄才伟略,天纵英才,总是要回去的,他们总是要分别的。但没关系啊,他那时想,小殊若是忙得很,我便去见他。

不做爱人,不做情人,我们这一生,能与他做最好的朋友我便满足了。我们将一同活在世上,谁先离世都没关系。

他以为至少,至少他们能做永远的朋友。

可是永远。

永远太长了,似乎只适合一个人慢慢度过。

大约所有人的一生都要经历一段这样的无疾而终的故事。你将所有的感情全部倾注于这人身上,你在无数难免的夜里设想关于你们二人的一丝一缕一时一刻,你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却已经在心里畅想你们将如何在彼此的生命里过完这一生。

即便后来你爱上无数人,遇见无数人,即使你已经与另一人有过许多或是痛苦或是完满的故事,当有人在你面前提了这个名字时,你仍然能感觉有深邃的痛意从心底,从骨髓,从无数你从来没有注意过的地方汹涌而来。

林殊于萧景琰,是永恒的鲜活的过去,也是无奈的错别的未来。

再见你,当以何?

以沉默,还是以相守。

然后呢,冒昧地问一句,我可以叫大大“寒枝”吗0v0因为这是个含在嘴里都觉得很好听很好听的名字啊~

顺颂时祺。

6.22

评论(25)
热度(43)

© ech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