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长林】【萧元时中心】覆篑

萧元时重生至金陵疫灾之后。

OOC都属于我。

平流死水,随时弃坑。


前文见tag。


(八)

 

次日是个晴天。

然而宫里却再次陷入愁云惨雾——太子萧元时再次病倒了,陷入了低烧和梦靥。太医署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光是太医令唐知禹就被连召三次。他得了消息大惊失色,因担心这疫症还有意想不到的反复,放下药方药材的整合事宜匆忙入宫,为太子再三诊脉,却发现并非疫症复发,倒像是忧愁恐惧太甚、思虑过重,以至耗神虚体。

荀皇后煎心衔泪,她的元时不过十二岁,能有什么忧愁恐惧之事,可见不但泰清宫的下人不尽心服侍,连太医也学会敷衍应对了。盛怒之下,就要下令把泰清宫和太医署的人全砍了;幸而泰清宫中负责保管太子朝服的小太监沈俨冒死挺身而出,献上太子预留的手书一封。荀皇后捧书再读,长叹“我儿恩宽与今上同”,于是收回成命。

 

又隔日,梁帝圣驾自卫山返京。是时金陵城刚刚解禁,尚有乱象,故而宗室百官只到重华门前迎候。梁帝寸步不停地赶往泰清宫,他最疼爱的长子并没能像往常一样,一板一眼叩拜完,就扑上来抱住他。

梁帝问明太子疫病已愈,直接下令,将养居殿中日用搬到泰清宫偏殿,批阅奏疏和接见内阁也一并改在泰清宫。内阁次辅蔡慎谏言,臣子居中而君父居侧,有违忠孝之道。梁帝愀然:“朕先为仁君慈父,待太子沉疴稍愈,再做忠臣孝子不迟。”见蔡慎惶恐,又以直言赐锦缎五十匹。

 

同日,拓跋宇秘密入京。

 

“你是说……太子殿下命你阻止我出征?”

“是。”荀飞盏显得颇为犹疑,他心知萧元时是不愿意他据实相告的,否则也不用拜托他直接把萧平章揍一顿了。可是这几日实在发生了太多奇怪的事情,平章又是公认的聪明人,或许能看穿玄机也未可知。“殿下那日便已知道你会出征,可你却是今日见过拓跋宇才知道的,而我是在城中瞥见拓跋宇,看方向像是从王府出来,于是过来找你,这才了解了情况。”

拓跋宇已是星夜兼程飞驰而来,论北境的消息,无人能比他更快。如此看来,萧元时像是能未卜先知一般,此事愈发诡谲了。“殿下同我说,他会请皇后娘娘下诏,宣你进宫,亲自向你解释这件事。我觉得殿下是有自己一番道理的,可惜他现下又病重了,也无从说来。”

“飞盏,你实话说,”萧平章面色沉重,“告诉你濮阳缨藏身之所的,也是太子殿下吧?”

“是。”荀飞盏颇为沮丧。“我就知道瞒不过你。”

“咱们这位太子殿下,这几天真的做了不少事……”萧平章掀了掀茶釜的小盖,二沸已过,三沸未至。“前两日平旌被召入宫,殿下便同时去召了金陵济风堂的当家人。平旌没多想,只当是殿下玉体抱恙、精力有限,所以才凑在一起召见。可他进一趟宫,就和林奚合计出芸娘子的阴谋,我不认为这是巧合。若是咱们这位殿下有意借林奚之口,警示平旌提防芸娘子,那这心思……未免太不像咱们认识的殿下了。”

荀飞盏着急地坐直了,萧平章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言:“我明白。若殿下是贼人假扮,必然瞒不过你;何况他所为种种,无一不在保全长林王府。虽然不知道是通过怎样的渠道,毕竟在此之前,殿下已经昏睡许久……但可以确定的是,殿下是忽然知道了很多的事情,所以一夕之间长大了。”

“实话告诉你,今日陛下移驾泰清宫,召见内阁之后单独留下我,已经嘱托过我出征之事。”荀飞盏瞪大了眼睛,不过萧平章没理他。茶汤沸了,他专心地浇入沫饽,移釜分茶。“陛下的密探也是今日拂晓时候才将消息送到卫山,但陛下却将这个给了我,说是从殿下前几日清醒时的功课挑出来的。”他从袖中抽出几页薄纸,递给荀飞盏。

“这是什么?”荀飞盏展开来,只见是一份策论。“昺,昺运……”他忽然想起,“昺”是为避“景”讳,“这不是元烈朝的年号吗?殿下怎么拿这样久远的战事做策论?”

“茶快凉了。”萧平章将茶盏推过。“你看下去,这正是九十年前三月弯刀那场大战。”

荀飞盏刚刚端起茶盏,闻言手一抖,刚煮好的茶便洒了小半盏出来。

“此次他想阻止我出征,想来是已经预见我会有危险;写好策论,是忧心父王,因而借助陛下,不动声色献计于受命之将。此举与当日召见平旌林奚,其实同理。殿下此番,称得上苦心孤诣。”萧平章叹了口气,不知道是怎样的危难,值得元时做到如此地步。然而他终归无路可选了。“只是……父王陷于险地,无论身为长子,还是长林副帅,这援军都只能由我来领。飞盏,你且放心,我会更加小心、平安归来的。”

 

又二日,一匹快马疾驰着叩开了宁州城的城门。

萧庭生从副将手中取过竹筒,抽出其中两指宽的素帛。他点了一豆烛火,将帛带小心炙烤,片刻后两行小字浮现出来。

“大渝借道阴山,欲效晋献公事,三月弯刀将现。慎之。”


TBC


(已经无力统一我的文风……)

(下章就可以跑完目前有的大纲了,以后怎么写全凭我乐意,情节没保障,更文的速度就更没保障,想想就害怕orz)

(下章目测大型狗血ooc现场,太害怕了,还是先把这部分过渡的发出来吧……)

评论(14)
热度(64)

© ech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