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ckkasten】이방인 异乡人

BGM:Guckkasten - 이방인 ( Electronic Ver. )

耳机单循,没框架没逻辑,凭感觉瞎xx乱写……

然鹅我甚至没好好读过歌词,我的锅orz

我对不起河小哥orz

 @朽木 擅自打了你的tag。

 

———————————————————————————————————————

 

他驻足抬头,在镜面的穹顶中看到自己模糊的倒影。隔着重霾,隐约如蜉蝣一般飘荡在巨大的灰色的钢铁森林中。

蜉蝣撼树,他忽然想到那个词。那是很久以前的人才会用的话语。

 

她捕捉到身后的辐射弱化了,于是回过头。

 

“有事吗?”

“没什么。”只是在好奇。

“接着走?”

“我后悔了。”他说。“我不该来这里的。”

 

他从灰白色的半融的落雪中拔出脚掌,追上她。

雪还在下。落在他雨衣上,晕开一堆一堆的污渍;沾上她一头长发,头发就湿了,打着结。

“我把雨衣给你?”他抓住她胳膊。“水,对你不好。”

“没关系。”她甩甩头,把头发蒸干了。

“头发而已,反正是假的。”

“什么都是假的。”

她真诚而冷漠地眨巴着眼睛,如假包换的蓝色瞳仁一闪一闪。也可能只是他的错觉。她身上太冷了,他本能地又松开手。

 

“接着走?”

“我后悔了。我不该来的。”

他还是把雨衣脱了下来,生硬地给她套上。这样的气象,一件棉衬衫有点太过单薄,他打了个哆嗦。

“我不需要。”

“我知道。”他想说他后悔了,他不该脱雨衣的,可是后悔不是一句好的口头禅,何况他今天说得有点多。

 

他还是忍不住挽起她手臂。他们并排走。

 

身上忽然一阵疼。他用闲着的一只手往背后摸,摸到一手血。

“红色。血。”她面无表情。

“你认得?”

“当然。”她说,“但是,第一次见。存档了。”

“哦。”他怅然若失。本就不应该期待她有什么关心安慰的话的,他还不知道她吗。

他想办法转移话题。

“很小的时候……很小的时候了,外婆给我讲老祖宗传下来的神鬼的故事,我记得里面有一个东西叫罡风。没想到有亲见的时候。”

他体内的皮质酮和多巴胺代谢激素略微减少了。她过了一遍扫描结果。这是个……玩笑。人们叫它玩笑。

“罡风是什么?”她选择了皱眉头的表情模式。“乱窜的射线而已。”

“哦。”

皮质酮和多巴胺代谢激素回升了。

 

他的衬衫很快变成了红色,完全的。满身细小的伤口,无处不在的疼痛,但他反而更清醒了。初至时被重度的霾熏得晕头转向,现在似乎也慢慢适应了。

他抬手抹掉了眼前的血污,免得影响了视线。事实证明其实没什么用处,霾太浓了,他只能看见她和最近的钢筋。

“亲爱的等等……”他猛地拽了她一下,弯下腰。“我喘不过气亲爱的。”

平时他不会轻易这样唤她。

“我有点难受,头疼……我不会疯掉吧?在这里。”

她依旧没什么波澜的样子。

“一点点次声波而已,亲爱的。很接近二十赫兹了。”

她以前也没有这样唤过他。

“哦。”

 

“接着走?”

“我真的后悔了。我真他妈不该来这里的。我跟着你来这里干什么?”

 

他牵起她的手。她的手掌光滑而冰冷,和两侧的钢筋也没什么两样。他一手的汗,干脆蹭在她手心。

他直起身,迈开腿。带着某种她无法解释的冲天的怒气。她竟被他带得一个踉跄。

 

“可以回头。你说你后悔了。”

“对!我后悔了!我他妈到底吃错什么药了跟着你回家!我都不知道这个恶心透顶的鬼地方能不能把你脑子里那个什么中枢什么芯片搞出来我就跟着你来了!我后悔了!我他妈这就走!”

他捧起她的头,吮住爱人冰凉的唇瓣。

他们用力地接吻,像世上普通的情侣做的那样,互相用舌头叩开对方的牙关,缱绻纠缠。他的唾液润湿了她干燥的口腔。

 

片刻后他松开她,重新握住她的一只手,决然往森林深处走去。

他已经有些蹒跚,依旧固执地走在她前面半个身位。

她的眼睛里涌起一股非自主的、也无法说明原理的热气,睫毛上的雪花化了,一滴水珠啪嗒砸下来。

 

FIN.

评论(2)
热度(1)

© ech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