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长林】【萧元时中心】覆篑

 @朽木  情人节快乐。

(我个制杖居然把文章名字打错了orz于是公子又要被艾特一次……)


萧元时重生至金陵疫灾之后。

OOC都属于我。

平流死水,随时弃坑。

 

 

(楔子)

 

嘉泰十一年,深秋。

 

离京已久的长林王萧平旌,在宵禁前的最后一刻纵马跃入了金陵城。

 

宫墙之内处处弥漫着悲凉的气氛。宗亲大臣齐齐跪在长信殿的外殿,內监和侍女匆匆来去。长信殿的内殿中,只余下太子萧恪,在榻畔守着病入膏肓的梁帝萧元时。

就在片刻前,萧元时已当众宣布,薨逝之后传位于萧恪,但他随即屏退臣属,只留下太子侍奉。他咬着牙,要等到一个人回来。

“父皇再等等,皇伯父晨间飞鸽传书,按脚程算今夜必定会抵京的。”萧恪刚刚行了冠礼,他自小沉稳厚重,喜怒不示于人,即便是如今,也只是虚拢着萧元时的手,神色平淡地说着话。十岁那年母后重病去世,他一手抱着母后的遗体,一手扯着父皇的袖子,哭得昏天地暗,可是父皇说,哭过一场,就长大了,悲苦困顿,徒令逝者不安。

“嗯……”萧元时似是倦了,忍不住要阖上眼,萧恪连忙用力握了握他的手,那手太瘦了,且又苍白,清晰可见青色的血管。

“别睡,父皇,别睡。”

 

萧平旌不经通传闯进内殿的时候,惊动了两侧的烛火,整个殿里一暗,又明了。萧元时像是忽然惊醒了一样,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没有萧恪扶着,竟然撑着胳膊半坐起来。

外殿的朝臣乱成一团,谁也不认识这个走路带风的中年人。萧元时想,那也难怪,平旌哥哥二十五年没有在朝堂上露面了,他登基时过于年少,朝堂上莫说旧长林,就连见识过莱阳王叛乱的人,都很少很少了。

他握着拳头,尽量提起声来,“长林王来了。”

外头一时静了。

他这才安心靠到萧平旌怀里,仰起头,略有些调皮地眨了一下眼睛。“……平旌哥哥。”

萧平旌眼睛登时就湿了。

“臣在。”

他的元时弟弟才三十八岁,鬓边却有这样多的白发。

 

萧元时的精神像是忽然间好了很多,眼睛里都有了神采。他拉着萧恪的手,“平旌哥哥你看,这是朕的恪儿。”萧平旌待要起身行礼,却被萧恪抢了先,叫了声“皇伯父”便要作揖。萧平旌拦不住,又被萧元时靠着难以起身还礼,只好受了下来。

“只是……还没见过你的笙儿和筠儿,这对兄妹……一定和朕的恪儿一样,是十足的漂亮孩子,像你和林奚嫂嫂。”

萧元时撑着说了这么几句,就又咳起来,萧平旌一下一下给他顺着气。

“好在……恪儿也这么大了,我总算守到他成年……他……很好,我没什么放不下的。朝上直臣为多,东境有岳琅,南境有穆赟,西境有鲁昭,北境的长林军……朕交给了元嘉,他也……很好,朕相信他。先皇后……薨逝多年,朕也有意不再立后。如此,朕死后,祸不起于宫墙之内,不生于四境之外。”

萧元时喘出了长长的一口气,“平旌哥哥……朕尽力了,真的。”

“……臣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将死之人,总是要见到从前的事情。萧元时迷朦之间,竟好像看到年少的萧平旌俯身下来,刮了一下自己的鼻子。“等太子殿下身子好全了,我带你去猎熊。”

是真的吗……

不要,不要再往前走,停在这里,停在这一刻。

萧元时忽然死死抓住萧平旌的手,很用力,好像紧抓着一抔终究要散逸的白沙。“平旌哥哥……你原谅我。若再来一次,我绝对不会害你和皇伯父,我不会再做错任何一件事……你原谅我。”

萧元时以为他在用力地嘶吼,可其实声如细蚊,只是带上些许咬牙切齿的艰难。他清楚地感觉自己的生命在流逝,可是过往二十五年的寥寥十余封书信,兄弟两人默契地对过分惨烈的记忆避之不谈,他竟然来不及为自己强求一次原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平旌宽大的手掌覆上肩头。

“我或许怪过你……可那是很久以前了。”

“我原谅你了,也是很久以前就原谅了,元时弟弟。”

萧元时勉力对上萧平旌依旧清亮的双眸,那里面泛着汹涌的波涛,在波涛的中心倒映出自己的眼睛,又执拗又惨淡,像两截烛蒂燃起的残焰。

“是么……是么。”

他终于松了一口气,把头靠在萧平旌手臂上。

为君为弟。

“有长林王这句话,朕也如愿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连日高烧导致的酸痛蔓延在腰背和四肢。萧元时睁开眼,于昏黄烛光中看清,头顶是泰清宫的绣锦幔帐。

“娘娘,娘娘!太子殿下醒了!”

他侧过头,披发素颜的华服女子正高兴得落了泪,不是他的母亲荀皇后又是谁?荀皇后见儿子呆愣神情,又想到小孩子最耐不住连绵发烧,原本欢喜的神色渐渐转为害怕,“皇儿……你,你可还认得母后,啊?”

“……”

也不知是发了几天的烧,还是昏睡太久的缘故,他竟没能说出话来。重重连咳几声,才艰难地嘶哑出两个字。

“镜子。”

一旁的宫女连忙将梳妆台上的铜镜取来,他支起半边身子看进去,是自己最熟悉不过的面孔,婴儿肥还未消退,两颊却因为大病一场而微微消瘦了。

那是十二岁的萧元时。


TBC


(但也许没有后续)

评论(26)
热度(98)
  1. 斗战神佛孙悟空echo 转载了此文字

© ech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