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玉 | 我的一个道士朋友 [一]

爱双锦!生贺啊生贺!!!还特么是篇文!!!!!!

肥肠激动了。

我觉得你拯救了那份没正形的大纲,妙手回春一般的存在😂

总之肥肠爱你了!!!

8.23

五端:

CP:萧景琰/石太璞 (无差) 


Warning:BE 回忆杀 私设如山 OOC


 祝我的小天使@echo 生日快乐!感谢授权!!爱你!!!


(我不是有意拿be做生贺 后来一想 咱俩可是开刀片场的 怕啥  




江南三月,春暖花开。


南风携着细密的雨丝掠过,屋顶的瓦片终于消去了一冬的灰暗,闪出一片粼粼的光。秦淮河畔的桃花开得正是繁盛,簇拥着挤满了枝头,铺开了大片的胭脂色,夭夭灼灼压过歌舞粉香。清溪却清净的很,只有辛夷的叶子在温软的风中簌簌响。


阳光露出头,一个老人从阴冷的屋内蹒跚着走出,坐在门槛上,眯缝着眼睛晒太阳,这种清净与惬意总是让人觉得自己正沉浸在一场梦中。


也许是因为年纪大了,他时常会想,这金陵城,这数十载的盛世,就像那河畔一树树开得繁盛的花,娇艳紧密的簇满了枝头,不会凋零,没有尽头。


孩子们雀跃的声音渐渐靠近,他们自从知道他曾云游四海,就喜欢来这里听故事,膝下无儿无女的老人很喜欢这种热闹的感觉。


“石爷爷,您今天讲哪个女妖怪的故事啊……”


扎着双髻的小女孩用尖尖细细的嗓音喊。


“我才不要听什么女妖怪的故事!我爹说社稷江山才是男子汉大丈夫关心的事,我要听打仗的故事。”


最壮实的男孩不满的反对,他们到底还是喜欢铁马金戈的英雄风姿。


老人抽了口烟,缓缓吐出烟气,轻声道:“那今天就讲一位将军的故事吧,他是我的一个朋友,一个很多年没见多的老朋友。”


 


石太璞第一次遇见萧景琰的时候也是差不多这样的时候。


 


那年他还是个初出茅庐不久、一心只想着降妖除魔的道士,追踪一只袭扰村庄的熊怪半月有余,一路直到那金陵城外的九安山中,不想正赶上皇家春猎。


熊怪袭扰村庄本只是因为冬天荒凉无食,被追到凶途末路,眼见前方不远处一个尚未束发的少年将领策马而立,红衣轻甲在林间十分眨眼。此时熊怪急于逃命,只想扫清挡自己路的人,不顾一切的冲过去。


“小心!”


石太璞大喝,飞身而起,长鞭一纵打得熊怪一个趔趄,让那少年得以避开,同时手中的弩箭破空而去,正中熊怪的左眼。


熊怪惨叫倒地,石太璞上前验看,发现熊怪的右眼也插着一枚箭矢。余光瞥见几步远的少年,石太璞这才意识到,原来在那少年将领在闪避的同时挽弓搭箭,射中了熊怪的右眼。


“你不该一个人乱走,山里很危险的,这种妖怪不是你能对付的了的。”


“妖怪?”


少年下意识的退了半步,石太璞这才抬头细细打量起这位少年将领,两人一怔,同时皱起眉头。


他们年岁相仿,容貌未免太像了。


石太璞倒是很快镇定下来,他虽然出师不久,但是行走江湖又是和魔怪打交道,离奇的事情见多了,遇上个相貌相似的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多谢道长相救。”少年愣了片刻,拱手道,“不知如何称呼?”


“石太璞。”


“在下萧景琰。”


石太璞摆摆手,无心去附和贵胄人家的繁文缛节。


这时几声急迫的呼唤由远及近,冲最前头的是一个白衣少年,同样一身轻甲,提着一张大弓。


“景琰!景琰!你没事吧?”


“小殊,我没事。”


被唤作小殊的少年翻身下马,看到倒在不远处的黑熊,赶忙揪着萧景琰上上下下的看过一遍,忽的转头瞪着石太璞,“你是什么人?”


“小殊,刚刚是这位石太璞,石道长救了我。”萧景琰又对石太璞介绍道,“这是我朋友,林殊。”


“道士?”白衣少年也看出石太璞容貌与萧景琰几分相似,抱臂挑眉,“别是哪来的江湖骗子吧……”


石太璞已经多多少少猜出了萧景琰一众人的身份,不禁勾勾嘴角。


“相貌相似又如何,这世上离奇的事情太多了,等你们长大了,自己到那宫墙外面的世界看看,就知道啦。”


“你什么意思!”


萧景琰拽住林殊,对石太璞道,“不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今天也是长见识了。”


“行了,天黑了,赶紧回家吧。”


林殊撇过头哼了一声,想才比我们大几岁啊,这么大口气。


“多谢道长救命之恩,眼下天色将暗,附近也没有投诉的地方,既然山里不安全,道长不如随我们回营地休息一晚。”


“不必了,太舒服的地方我睡不着。”


“嘿,你这人怎么不知好歹啊。”


石太璞潇潇洒洒的转身,任由林殊大呼小叫。等到石太璞走远,萧景琰才走到熊怪尸首旁,抽下插在熊怪左眼上的箭矢,交给侍从,并吩咐。


“你们去查一下这个人。”又道,“回去之后今天的事,和任何人都不得提起。”


林殊扑过来搭着他的肩,“诶哟,原来水牛你不傻呀。”


“一会儿别瞎说,霓凰郡主也不行。”萧景琰嘱咐。


“诶诶,知道了,不说不说。”


 


离开九安山的石太璞还绝想不到,他以后这个几分老成的少年人,会有一天会皇袍加身一步步走上那个至尊之位。


而彼时萧景琰还是个闲散的皇子,与挚友策马并肩而行,说说笑笑,却总禁不住往石太璞离开的方向望去。


他希望他们的相似,只是一种巧合,一种缘分罢了。


 


老人停了下来,想起身去屋里拿了碗水喝,可是老了之后终究不能像年轻时走街串巷那般利索,只能扶着墙缓慢的站起来,而那几个腿脚轻便的孩子早已奔进屋内。


他不再坚持,便对他们道:“炉子上温着莲子糖水,你们去喝一碗,喝完再讲。”


孩子们欢呼着散开了。 


石太璞看着灿烂的日头眯眯眼,又想起了那道身影,红衣如火,挺拔俊俏。




TBC.


——————————————————————————————


emmmmm感觉自己已经不会写文了   


用了echo的大纲但是估计写不出她要的感觉 求轻拍


慢慢复健吧

评论
热度(17)
  1. echo五端 转载了此文字
    爱双锦!生贺啊生贺!!!还特么是篇文!!!!!! 肥肠激动了。 我觉得你拯救了那份没正形的大纲,妙手...

© echo | Powered by LOFTER